欢迎您光临专业美女上门服务中心-新星健康养生!
首页 > 按摩日记
九、难忘第一次
九、难忘第一次

  我们到达了湖州一家很豪华的宾馆,吴姐对我说:“我不陪你进去了,他在502房间,等会儿你出来时,打我的手机。我点点头,惴惴不安地走进了前台大厅。我没理会服务台小姐的那种鄙夷的目光,直接到电梯处乘到了五楼,在走廊里找到了502房间的门牌,我理了理衣衫,掠了下头发,定了定神,轻轻地敲响了那扇门。

  似乎里面的人正等在门后,我刚敲了二下,门就无声无息地开了,一个儒雅的中年男人映入我的眼帘。我微微一笑:“张总,您好!”张总的笑容很随和,很亲切,他说:“你好,请进!”既然来了,我也不怕了,跟在他身后进了房间。我发现他的身材很高大,比我高了大半个头,肩膀也很宽厚,让我一瞬间想到了父亲,他的脸很端正,要不是我亲身体验,走在大街上,我根本无法想象这样一个道貌岸然的中年男人,也会是寻花问柳的那种人。

  他从桌上拿了瓶农夫果园,客气地递给我说:“天气热,你口渴了吧?”我接了过来,说了声“谢谢”,可我没喝,我怕他在饮料里动了手脚,不要放了迷药什么的,那我一个弱女子不是遭殃了吗?他好像觉察到了我的疑虑,笑道:“小姑娘,你害怕我会害你吗?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?”我直话直说:“现在的人是看不出来的,脸上又没写字,谁知道好坏?”他呵呵一笑,说道:“好,我很喜欢你的爽快,有什么话就说出来,比那些有心计的人强多了。”

  我坐在床沿上,有点局促,不知道他对我怎么开始?张总说:“你要看会电视吗?”我正觉得干坐着无聊,就点了点头。张总拿起遥控打开了电视,微露出笑意,对我说道:“天气这么热,你要去洗个澡吗?”我想让自己的心情完全平静下来,接受即将发生的现实,就说道:“好啊,我去洗一下。”我当着他的面,脱下了外面一件短衫和短裙。也许,做什么事,都是习惯成自然吧?自从当了按摩女,我在男人面前脱衣服,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随意了。我在走向卫生间时,瞥见了他看我的神色,是那种满意和欣赏,我想,在外形上,这个男人是喜欢我的,但愿他能对我温柔些。

  我进了卫生间,水龙头里流出的水是恒温的,我用了莲蓬头淋浴。宾馆里的人比较杂,如果用浴缸洗澡,要是前面洗过的人有病,要是宾馆消毒不彻底的话,说不定会感染给后来洗澡的人,所以,女孩子一般还是选择淋浴比较安全,水也不会进入身体。我洗了十分钟左右,用浴巾擦干了身子,穿上了裤衩,但我没戴乳罩,我的**是坚挺的,不用担心放松了下垂。我想,给客人做推油按摩时,有时也要把衣服脱了,那么,做这个时,想必是一丝不挂的?

  我回到了房间,我感觉到了惬意的温度,空调已经把室温恰如其分地降了下来。我看到张总已靠在床上,身上盖着一条薄薄的毛巾被,旁边的沙发上,放着他脱下来的衬衫和长裤。我犹豫了几秒钟,还是走到了他的身边,红涨着脸,笑吟吟地上了床。我的下身用毛巾被盖着,上身依靠在他的身边。虽然房间里的温度已如春天一样适意,但我依然感受到了张总身上的热度。张总偏过头看了我一眼,很熟练地伸过手臂,把我搂在他的身上。我说:“你要去洗吗?”张总摇了摇头说:“我洗过了。”

  经过进门后一段时间的调节,我的心情已很平缓,我知道会发生什么,已作好了迎接的准备。我很乖巧地依偎在他的怀抱里,就像女儿和父亲亲热的相拥。他用另一只手,在我的身上抚摸着,他的嘴里呼出来的气息,有绿箭口香糖的味道。他的手,停留在我的胸脯上,在我的**周围抚摸着,当他的手握住我的**,我听到他啧地一声赞叹:“嗯,你的真美啊!”也许他摸过很多女人的胸脯,但他对我的赞美,还是激起了我的微笑。是啊,哪个女人不喜欢男人的恭维啊?他说:“你的皮肤很光滑,就像我们江南的丝绸。”他的目光中,饱含着欣赏和怜爱,和按摩房里那些客人的淫邪完全不同,这使我对男人有了新的认识。

  我很庆幸,这个中年男人真的很不错,他要是一上来就像野兽一样,那我会受到惊吓的,我会感到恐惧的,他这样温文尔雅地进行,我会比较受用,也乐于接受和配合。既为了显示一下我的按摩手艺,也为了更易于接下来彼此交融的过程,我动了一下,说道:“请您躺下吧。”张总可能误会了我的意思,说道:“现在开始吗?”我笑道:“您躺下吧,躺下就知道了。”

  张总平躺在床上,我把毛巾被掀开了,看到了他保养很好的身体,腹部并没有像有的老板那样大腹便便,他的大腿间微微有些隆起,显而易见,他还没有完全强硬起来。我后来才知道,中年男人大多是慢热型的,从心动到冲动,有个加热的过程,不像有的年轻人,动不动就**的,上了战场又很快丢盔卸甲。但中年人也有优势,就是他们的技巧和耐力好,他们懂得了女人的心理,也知道女人需要什么,善于把女人带到快乐的巅峰。这可能就是“巧干和蛮干”,带给我的不同体验。根据我后来总结的经验,说句老实话,我更愿意和中年男人一起,享受他们的呵护和体贴,不太喜欢青年男子的幼稚和粗鲁。

  如果客人是坐着的,我一般先从颈部开始按摩的,现在他躺着,我准备从脚部开始。脚的功能不仅是走路,它对人体的作用其实蛮大的。很多年老者的风湿病,基本都是从脚部寒气入侵造成的,而当你睡觉前,用热水泡脚,会让人舒心安神,容易入睡,提高睡眠质量。外面那些生意红火的足浴房,除了表里不一和夸大其词外,也有其存在的合理性,足浴确实对人的休息调养有所帮助。我们桑拿房里,通常也是从脚开始按摩的,然后依次往上,腿、腹、腰、手、颈等。因为脚的位置,距离心脏最远,神经末梢和血液循环,都不是很灵活,所以更需要以按摩来激活。徐姐那天说过,也有的按摩房,给客人全身按摩时,是从上到下的,这和练武功一个道理,各家有各家的练法,只不过有的是武当少林,有的是旁门左道。

  我在张总的身上,时轻时重地按摩着。我很细心,也很用心。他是我的客人,今天更是特殊的客人,他付出的价钱,远远高于按摩房里“特服”的牌价,我为他提供更优质的服务,也是理所应当和心甘情愿的。我说:“张总,您的工作一定很忙吧?”张总说:“是啊,天天都忙得焦头烂额,难得有空出来放松一下。”我只是和他闲聊,使他的心情放松,当然不会去考证他说的话是否真实?我说:“听吴姐说,您管理的商场,在湖州市鼎鼎有名,张总,说明您的经营能力很出色啊!”大约男人和孩子一样,也是喜欢夸奖的,他的脸上荡漾着笑意,说道:“嗯,在湖州的商业系统,也算数一数二吧。”我接着说:“那您一定很辛苦吧?”我一边和张总随意地聊天,手里的按摩活,可一点也没有含糊。

  我可以感觉,张总在我的按摩下,完全是一副享受的表情,他一定很投入地感受着我的按摩动作。我在他小腹部按摩时,双手的拇指与食指,在他的命根两边,稍稍用力地揉压着,隔着他的裤衩,我看到了他的热涨,但我没有脱下他的裤衩,他也没什么明显的动作。当我的上身俯在他的头前,双手在他的肩膀上推拿,我看到了他热烈的目光,我了解到他内心的渴望,轻轻地问道:“您感到舒服吗?”张总点着头:“嗯,舒服,真舒服!”

  要是在按摩房里,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后,如果客人还有其它需求,那接下来就顺理成章地做推油了,张总当然不只是想做推油,他是想实实在在地“侵犯”我。我的第一次,就要拉开帷幕了,我知道此时此刻,张总的**,已经如振翅欲飞的鸟儿,马上会向我发动进攻了。我的心里,既隐隐怀着不安,却又充盈着一些期待。要来的,总归会来!虽说这样的第一次,远离了浪漫,甚至充斥着铜臭味,但我还是会无怨无悔地面对。我知道,既然我选择了,就必须去面对现实。

  果然,在我的最后一个按摩动作尚未完成时,张总就张开双臂,一把将我抱住,拉在了他的身上。我感受到了他粗重的喘息,他还有些慌乱地吻着我的脸,他找到了我的嘴唇,用手掌压着我的头,在我的嘴唇上探索着。我没有抗拒,心想,这个男人沾了大便宜了,我的初吻,我的初夜,今天都被他掠夺了!尤其可笑的是,我的初吻,简直成了商场里的“买一送一”,他买了我的初夜,同时也得到了我的初吻!天啊,怎么会这样?

  张总一边吻着我,一边在我光洁的背上滑动,我并没有小说中写的那种过电的感觉,只是感觉很舒服,像一只小手被人捧在温热的手心里,传递着一种父爱般的温熙感觉。我滑落在他的身边,他腾出一只手,沿着我平滑的小腹,伸到了我的下面,在那里耐心地抚摸着,我的心里渐渐温热起来。那里似乎有一根导火索,被他找着了,在他的挑逗下,我有点朦胧的渴望起来。我心想:要来你就来吧,快点开始吧!

  张总脱去了他的裤衩,也脱去了我的裤衩,我已经完全裸露在他面前。事到临头,我一点都不恐惧,反倒有点慷慨就义的豪情。我偷偷瞅了一下,只见他那个已经很蓬勃了,而我感觉自己,那里也已如雨淋过般的湿润。我没有糊涂,我想到了小红的话,要“安全第一”。我伸手摸到了床边的小包,找开拉链,取出了一包安全套。说出来不怕你笑话,我虽然带着那玩艺,可我从来没用过,也就是说,我根本不会使用,我不知道怎么把它套住男人的那个东西?

  张总看到了我手里拿的东西,他一把就把它拿走了,丢在了床的另一边。我听到他用哀求似的口吻说:“小妹,今天不要戴了好吗?请让我和你真实地做一次,让我感觉一下处*女的滋味,好吗?”他一个堂堂的商场老总,平时一定对手下吩咐惯了,而且他的年龄几乎和我父亲差不多,他居然用哀求的语气和我说话,我实在不忍心拒绝他!也许他要的就是那种真实的感受,而不是被那层薄膜阻隔着?我默许了他的动作,尽量舒展着肢体,迎接着他的炽热,来穿越我的峡谷……
www.qdhfx.com  上海新星上门会所整理发布
上一篇: 八、高价卖初夜
下一篇: 十、财色的交易
相关推荐
友情连接:
网址:www.qdhfx.com

上海新星上门按摩会所版权所有

  

按钮